首頁
中文書目錄
原文書目錄
 站內快速搜尋
資源中心
Book Series
Special Interest













■好消息,歐萊禮書籍已重新鋪貨至各大書局及網路書店,歡迎讀者選購       ■歡迎各院校採用歐萊禮書籍,學校團購請洽校園服務團隊

[散文隨筆]

從 A 到 E+


最近台灣的書市有一本書名為《從 A 到 A+:向上提升,或向下沈淪?企業從優秀到卓越的奧秘》,由遠流出版,狂賣到缺貨,這本書的原書是 Jim Collins 所著的《Good to Great: Why some companies make the lead... and others don't》。從 A 到 A+,是一種向上提升,透過這些例子,可以學會一家公司如何務實地向前邁進,更上一層樓。但現實社會中,我們看到更多的是從 A 到 E+ 的例子,透過這樣快速沈淪的例子,也何嘗不是一種學習教訓的機會。最近就有一個 A 到 E+ 而被當掉的例子,不管你是投資人、經營者、或僅是社會上受台灣政治人物誆騙的普羅大眾,都可以從此社會大學的課程中學到不少。

台灣最知名的一家軟體通路商「終於」歇業了,我感到難過不已。我難過的原因不在於這家公司歇業這件事,畢竟我和這家公司素無瓜葛,他們歇業關我 P 事。真正讓我難過的是,我的預測竟然不準,他們的生命比我預期的時間還多拖了約半年。

「終生」有效的貴賓卡
去年年中時,我到他們的門市購買一套軟體,店員問我要不要購買一張貴賓卡,只要一千塊,「終生都可以使用」。如果持有貴賓卡,那麼我當時買的軟體可以便宜約 200 元。於是精明的我很快地掐指一算:

如果平均每套軟體省下 200 元,那麼我必須至少買 5 套軟體,這張貴賓卡才「值回票價」。我所需要使用的軟體,或者已經隨機附上,或者公司有提供,我其實不太需要常自掏腰包買軟體,估計可能需時兩年我才會買 5 套軟體。這張貴賓卡卡號稱「終生都可以使用」?這理所謂的「終生」恐怕指的不是我的終生,而是他們的終生。我相信,常常喝白蘭式雞精的我一定可以比一家飲鴆止渴的公司活得更久。長期以來,我透過不同的管道得知這家公司的許多糊塗作風,他們先前也爆發過財務危機,但經過資金挹注而度過危機之後,依舊歌舞昇平,未見絲毫改革,所以我估計這種不把錢當錢用的公司在不到一年的時間內就會爆發嚴重的財務危機而歇業。如果我花了一千元買了貴賓卡,那麼一年內我只有向他們門市購買 2 套軟體,共省下 400 元,他們就歇業了,400 元根本無法彌補買這張貴賓卡所花的 1000 元,等於是浪費了 600 元。

一想到買了貴賓卡的結果竟是反而被坑 600 元,我漲紅了臉,脖子和額頭的青筋突出,激動地告訴店員,我絕不買這種會坑我 600 元的貴賓卡。

削凱子再添一樁?
長得漂亮有氣質的,可以利用薛主播的方式來削凱子;長得普通沒氣質的,可以利用台灣坊間金光黨的手法來削凱子;略懂「高科技名詞」的,可以利用台灣過去數年新興的「高科技金光黨」手法來削凱子。關於新聞女主播的削凱子方法,最近報章雜誌描述很多,我就不在此贅述了,這裡我要特別解說傳統金光黨和高科技金光黨的手法,先來看看傳統金光黨。根據我的觀察,傳統金光黨的劇本數十年如一日沒啥變動,幾乎都是這樣的:

A 號歹徒演技要好,角色可男可女,飾演攜帶鉅款的智障;B 號歹徒口才要好,角色通常是女的,飾演熟知智障人物狀況的路人;C 號歹徒常常是 B 號歹徒的姘頭,角色幾乎都是男的,是比較不重要的角色,有點類似跑龍套,負責扮演接送的計程車司機,以及敲邊鼓的角色。傳統金光黨那金光閃閃的黃金拍檔金三角一旦組成,就可以財源廣進了。

一開始,此三歹徒先物色肥羊,挑選一些智慧未開、貪小便宜的中老年婦女。一旦擇定下手的對象,導演(通常由 B 號歹徒兼任)心中喊著:「Action!」嘿!好戲開鑼了!

A 兩眼呆滯地出現在肥羊前,故意「不小心」露出包包內的許多錢讓肥羊看到。B 立刻出現,向肥羊佯稱 A 是個智障,只要拿出一百萬給 A 看一下,A 就會把所有的錢都送給肥羊(我覺得這真的是很爛的劇本,足以「媲美」台灣的八點檔連續劇,但傳統金光黨利用此劇本卻都還能一再得逞,足見人的貪慾會蒙蔽判斷力),肥羊就立刻到郵局把存款提領一空,金光黨於是狸貓換太子將錢掉包,藉故上廁所而逃之夭夭。肥羊通常換來的是許多包王子麵、一堆廢紙等雜物,肥羊也成了瘦羊。

利用高科技的幌子來削凱子的事件也層出不窮。許多傳統產業很怕被時代的巨輪所淘汰,而變成夕陽產業,所以會很想投資生物科技、電腦硬體、網路等高科技產業,謂之「轉型」,這就使得高科技的金光黨有機可乘。只要有人在傳統產業的金主前用簡報畫出高科技的大餅,佐以無限美好的遠景,就好像 ABC 三個歹徒一搭一唱,傳統產業的金主不懂高科技卻又嚮往高科技的高獲利,於是都會心動而予以投資。能夠參與投資高科技公司,就像是大紅燈籠高高掛,即將被臨幸一般地雀躍。未能參與投資高科技公司,就像是被打入冷宮,捶胸頓足之餘,還得另外加緊尋找其他的恩公。

在看過「舊經濟」、「傳統產業」時代的「傳統金光黨」之後,我們再看看「新經濟」、「高科技產業」時代的「高科技金光黨」,兩相對照,你會訝異地發現,高科技金光黨和傳統金光黨竟是如此的雷同,簡直可以謂之「一脈相承,薪傳百年」。

各類的騙子如過江之鯽,我看多了,這倒也培養出我的一套觀人術。現在,凡是政治金光黨、女主播金光黨、傳統金光黨、高科技金光黨 ... 之徒,都很難躲過我的法眼。

誰舔了我的耳朵?
許多產業界的大老投入大筆資金到這家公司,最後落得血本無歸,《商業週刊》將這些投資人稱為老江湖,《商業週刊》認為老江湖栽在該公司前董事長這個年輕小伙子的手中很不可思議。對於「老江湖」這麼古典的稱謂,我覺得挺妙的,近來喜歡吟詩作對、故作風雅的我不假思索,用一口自以為標準的北京腔脫口而出:「老江湖,小江湖,聯手行走江湖;但江湖險,人心更險,若非竹林一戰,碧眼狐狸怎會知道玉嬌龍的武功已經凌駕於師父之上。」...... 我果然有替武俠片寫劇本的潛力,希望李安導演能邀我加入「臥虎藏龍前傳」的編劇陣容,保證劇本變得濕鹹麻辣,媲美舒琪演出的「玉浦團」。

777 期《商業週刊》的標題是「戰敗將軍興亡錄」,我總覺得這麼形容不貼切。在我看來,只有驍勇善戰、精通戰術者方能被比喻成將軍。所以電影「神鬼戰士」(Gladiator)裡的羅素克洛(Russell Crowe)是將軍,但是在這家公司的例子,用飾演羅馬昏君的喬昆菲尼克斯(Joaquin Phoenix)來比喻似乎更恰當。畢竟不懂經營、不懂管理、不懂策略,這是哪門子的將軍?

倒是上週該公司前董事長說了一句話,此言聽來頗有將軍之風。當記者採訪他,關於剛剛跳票十二萬元網咖的前途時,他說:「戰到一兵一卒」。怎知道,這些兵卒都是別人家的性命,這些資金都是別人家的錢。犧牲別人的性命,燒別人的錢,都是如此地雲淡風輕,彷彿事不關己。唉!我願意當兵,也願意當卒,但前提是要跟對將軍才行。如果將軍打算拿兵卒來做無謂的犧牲,身為兵卒的我能不心驚膽跳?

我記得今年上半年在聯合新聞網上讀過一則報導,文中提到這位年輕的董事長發覺他以前太注重科技(but I doubt that),卻忽略了管理(and I'm so sure about that),所以最近沈潛下來,把桌上的書全都換成管理類的書,開始詳讀彼得彼得杜拉克(Peter F. Drucker)的管理學叢書。當時看到這則新聞時,我還嗤之以鼻,「現在才臨時抱佛腳也未免太晚了」。我心想:很可能他在杜拉克的書內夾著英國霸菱銀行駐新加坡期貨交易員李森(Nick Leeson)的著作《Rogue Trader: How I Brought Down Barings Bank and Shook the Financial World》(中文版:我如何弄垮霸菱銀行,南書房出版)。這本書亦曾被拍成電影「Rogue Trader」(中譯:A 錢大玩家)。或許不久之後,我們也會取材自國內,拍攝一部警世劇「A 錢糊塗蛋」。

我並不想揶揄這些投資高科技而失敗者,畢竟這些苦主通常是無辜的,心裡也夠悶的了。但是有些人投資高科技的心態是有偏差的,最後落得吃悶虧,也算是活該,這樣的情況下,有很大的成分要怪自己。投資人一開始一定是著眼於高科技的前景,投入之後又過度信任、疏於管理,很久之後發現問題重重,但是要抽身已經不容易,心術不正的部分投資人只好繼續和稀泥,透過一些會計帳目的作假,粉飾太平,只要拖到讓公司股票可以上市上櫃,炒作一番再收手,就可以獲利了結。這樣的伎倆若真得逞,倒楣的是後來加入的投資大眾。你瞧瞧,造成恩龍(Enron)這麼大一間公司倒閉的假帳風波,我覺得投資人好無辜,這年頭連會計財報都不能輕易地信任了。

不管是經營者或投資人,犯了錯,就得認錯,可以避免陷入更深的泥淖。不要像一些死不認錯的人,藉口:「我犯了全世界男人都會犯的錯誤,那就是不小心在 KTV 包廂內舔了別人的耳朵」。

肉包子打狗式的投資手法
用肉包子打狗,別奢望這隻狗會「拾包子不昧」,把包子叼回來還你。隨便什麼人都可以看出這家公司有問題。台北火車站商圈有三間店面開在一起(其中一家店面在 Nova 三樓),外加隔壁大亞百貨樓上的數個樓層的總部和教育訓練中心,外加旁邊重慶南路上的一家店面,兩公里之遙的光華商圈也有三間店面比鄰而開。就算是 7-11 便利商店,這樣的開店密度也太密集了,更何況是賣軟體的。我有時候在逛街時會經過他們的店面,走幾步又會經過他們的另一個店面,再走幾步又會經過他們的另一個店面,當時我驚駭莫名,還以為撞鬼遇到鬼打牆的靈異事件,差點嚇哭了。

他們的店面幾乎都是至少兩層樓,裝潢得美輪美奐。店面裝潢得美輪美奐,也沒什麼不對,好的門面總是可以吸引顧客上門的!但是辦公室裝潢得金碧輝煌,就大有問題。如果你和我一樣在他們興盛時去過他們的總部,你一定會為你所看到的一切咋舌,真的很離譜,是用大把的鈔票堆砌出來的。帶我參觀的朋友問我,像不像黛咪摩兒(Demi Moore)在電影桃色機密(Disclosure)中的公司?站在這裡有沒有君臨天下的感覺?

我感到頭暈目眩,根本還沒從震驚中回神過來,久久不能自己。我沒有陳水扁金孫那種刻意挑選時辰剖腹誕生的帝王命,所以對於君臨天下這種感覺,我是無法體會的。但是我肯定的是:桃色機密中的黛咪摩兒一定會想跳槽到這裡來,才不想和麥可道格拉斯(Michael Douglas)爭那麼一點小權,奪那麼一點小利。這裡的辦公室更高級、更漂亮,同事之間相處更和善,說不定黛咪摩兒還可以在上班時和同事花一整個下午的時間討論指甲油的塗法呢!

我當時真該建議他們來觀摩一下我的辦公室,讓揮霍無度的他們學學勤儉之道,他們將會看見一張 80 公分長 60 公分寬的「小媳婦桌」,一把會讓痔瘡科醫師大發利市的椅子,和一支三個人共用而沾滿三個人口水的電話。

他們的財務狀況不穩,供貨商也有耳聞,所以約莫一年前微軟的產品就從他們的門市中「奇蹟似」地消失。許多軟硬體以及書籍通路商也紛紛收手或減少供應量,這許多比鄰而開的諾大門市,因此更顯得冷清。最有趣的是,當今年四月法務部大量播出「套房變牢房」電視廣告,宣稱即將查緝非法軟體的時候,也是許多軟體商大賺一筆的時候,但是這家公司似乎未能從中得到太多好處,因為當時的他們已經沒賣微軟的 Windows 和 Office,眼睜睜地看著白花花的銀子進了別人的口袋。

去年十二月台北資訊展,他們花了幾十萬(我記憶中是 70 萬)標下了攤位,錢都繳了,後來卻沒去參展。先花大錢,再血本無歸,這種事在這家公司似乎司空見慣。他們不在資訊展做展示,我倒也鬆了一口氣,因為他們老是喜歡在資訊展上找來人稱辣妹(但我覺得是庸脂俗粉)的許多年輕女子來作一些白癡問答。

整個集團到處流血不止,於是把光華商圈的三家店面關閉一家「只剩」兩家,把重慶南路的店面關閉,火車站前的三家維持不動。這讓我聯想到,一個身中數刀流血不止的人,只記得拿衛生紙塞住鼻孔以止住鼻血,但身體的大動脈仍然狂噴鮮血。

一兩個月前,他們的一家站前店居然切割出半坪大的門口位置,出租當起二房東讓人賣公益彩券。他們的企業顏色是綠色,配上鮮紅的公益彩券招牌,相當不協調,真是慘不忍睹,多年來辛辛苦苦建立的企業形象也隨著付之一炬。路過時看到這景象,我總會感嘆:怎會走到這步田地?

人才「瘠瘠」
他們的供貨商大都知道,他們有一間神奇的倉庫,這間倉庫的管理員精通資料結構,他不是採用 FIFO 先進先出的演算法,也不是採用 LIFO 後進先出的演算法,而是發明了一套 OINO(Once In Never Out)只進不出的演算法,且此演算法被他們尊為管理倉庫的圭臬,奉行不渝。

什麼東西「只進不出」?我想來想去也只有宇宙的黑洞可以比擬。根據天文學家的說法,黑洞是種體積很小,但是質量很大的星球,可以將周遭的物質,甚至光線都吸進去。天文學家或許要窮其一生才能找到宇宙的一個黑洞,但是我不需天文望遠鏡,不需要複雜的數學計算,輕易地就可以在此找到許多黑洞,例如:庫存黑洞、財務黑洞 ......。

不管是倉庫管理、投資效益等諸多問題,根本的問題出在人身上。人家說:上樑不正下樑歪,我總覺得這家公司歪斜的樑柱比正直的樑柱多,這樣的樓蓋越高,也就越危險,地震一來,連成為危樓的機會都沒有,直接成為一堆瓦礫。紅樓夢裡有句話挺貼切的「眼看他起朱樓,眼看他宴賓客,眼看他樓塌了」。

看了光怪陸離的人事安排,我真是越弄越糊塗了。感覺好像沒本事的人要混進軟體圈子,冠上「高科技新貴」之名,似乎不怎麼難。在這兒,月入七八萬,實在不算多。下面引用《商業週刊》的說法:

他們最有名的就是從 81 年到 87 年,應徵業務員都特別挑選 20~24 歲的年輕女孩,這些女孩不僅貌美、身材佳,穿衣特色或者迷你裙,或者開高叉,只有「辣」字可以形容,他們對產品一問三不知,可是吃飯、交際、簽單都很有一套,生意好的時候,有人可以均月入百萬。...... 而業務之間,還流行「吃貨」的銷售手法,也就是今天向某個單位要訂單,使業務員可以達到拿獎金的標準、下個月再請對方退貨,並且把退回來的貨再塞給另一個單位 ......

有沒有搞錯?負責延攬合約的二十多歲妹妹月入百萬。拜託!這根本比酒店的紅牌舞女還吃香。我只恨我沒早一點到這家公司去唬弄一番,否則憑我奶油小生的外型又能言善道,應該可以在此混個什麼副總裁的名堂出來,並在鴻禧山莊買下一棟豪宅當李登輝的鄰居。現在為時已晚,如今的我還在軟體公司內當一個無足輕重的小鱉三(做掩面哭泣狀)。

管理學上的普克定律(Packard's Law)告訴我們:當一家公司成長速度一直高過於延攬人才的速度時,就不可能成為一家卓越的公司。這錯不了的!

從 A 到 E+
關於這家「華」而不實的公司那些精「彩」的事績,斑斑可考,本文章只是就我所知道的部份寫出來,最近的《商業週刊》和《壹週刊》等媒體還有披露更多,有興趣的讀者可以去閱讀這些資料。我特別希望大家閱讀 777 期(2002 年 10 月 14 號出版)的《商業週刊》,看看這些人如何在短時間內揮霍投資人的數十億而一敗塗地,一步一步地走進自己所挖掘的墳墓。我也推薦大家閱讀遠流出版的《從 A 到 A+》,我們都該從此書中學會腳踏實地的美德。

在這個時候,發表這篇文章,或許略顯刻薄,其實這篇文章,我一年多前就想寫了,只是一直沒動筆。但是在我讀完了《從 A 到 A+》一書中的成功的案例,卻又見到周遭一個《從 A 到 E+》的實際案例,落差如此之大,怎能不欷噓有感?


本文作者:蔡學鏞
張貼日期:10/17/02


| 首頁 | 聯絡我們 |
© 2009, O'Reilly Media, Inc. Taiwan Bran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