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中文書目錄
原文書目錄
 站內快速搜尋
資源中心
Book Series
Special Interest













■好消息,歐萊禮書籍已重新鋪貨至各大書局及網路書店,歡迎讀者選購       ■歡迎各院校採用歐萊禮書籍,學校團購請洽校園服務團隊

[書籍導讀]

Linux Server Hacks 駭客一百招


如何成為駭客?
The Jargon File 對「hacker」(駭客)一詞下了許多定義,大部份的解釋是指那些能很快適應新技術、善於解決問題、勇於克服困難的高手。但是,如果你想知道如何成為駭客,則只能找到兩個相關解釋。

程式設計專家與網路大師形成了一個無形的團體,他們有共同的文化,其歷史背景可追溯到十幾年前,那時候,分時微電腦系統(time-sharing microcomputer)剛問世,而 ARPAnet 還停留在實驗階段。

「Hacker」一詞的起源,就是此團體對於他們文化的自稱。駭客們建造了 Internet、發明了今日的 Unix 作業系統。駭客們使得 Usenet 成真,使得 Web 暢通於世界。如果你已經是這個無形團體的成員,或是你曾經贊助、而其中也有人認識你、並稱呼你是 hacker,那麼,你就是駭客。

駭客的想法不侷限於「軟體駭客」文化,也有人將駭客一詞引用到其它領域,像是電子或音樂 - 事實上,在任何科學或藝術領域的頂端,都可以發現這樣的人。即使當年未能躬逢其盛,但是在今日,認同這種進取精神的軟體高手,也可被稱為駭客。事實上,有人甚至認為「hacker」其實是一個描述某種特殊文化與人格特質的形容詞,而非某特定工作領域的高手。在本書,我們將專注於軟體駭客的技巧與態度,以及駭客文化的傳統。

還有另一種人也自稱為駭客,但其實不是。這些人(主要是男性青少年)擅於入侵別人的電腦與電話系統。真正的駭客稱這些人為「黑客」(crackers)【譯註:「黑客」原本是中國大陸對於 hacker 的譯詞,但是我覺得這個詞用來形容 cracker 其實更貼切、更傳神。】,而且不肖與他們打交道。正牌駭客大多認為黑客們生性懶惰、不負責任、不光明 - 有能力入侵別人的電腦系統,並不會使你成為駭客;這道理就像你學會砸車,不代表你具有汽車工程師的本事。不幸的是,許多專欄作家與作者也被愚弄了,他們使用「hacker」一詞來描述「cracker」,使正牌駭客遭受不名之冤。

基本的差別在於:駭客擅於創造,黑客專搞破壞。
如果你想成為駭客,請繼續看下去。如果你想成為黑客,去看 alt.2600 新聞群組吧,但是要有準備坐牢的打算,因為當你發現你的聰明不如自己的想像時,你可能會有五到十年的牢獄之災;而這就是我要對黑客說的話。

駭客心態
駭客解決問題並創造新事物,而且他們信仰自由與無私的自願奉獻。要成為一位受認同的駭客,你的行為舉止必須展現出你具備這種心態,而且這樣的行為是發自內心,不是表面做作。

然而,如果你認為培養駭客心態,只是為了受到駭客團體的認同,那麼,你顯然是會錯意了。駭客信仰只是幫助學習、保持動機的重要法門之一而已。如同任何有創意的藝術,成為大師最有效的方法,是仿效大師的心靈思想,不是只有理性,情緒也很重要。

或許,這首現代禪詩道出了其中精神:
  • 若要求道(To follow the path:)
  • 看著大師(look to the master,)
  • 追隨大師(follow the master,)
  • 接近大師(walk with the master,)
  • 看穿大師(see through the master,)
  • 成為大師(become the master.)
所以,如果你想成為駭客,請反覆實踐下列事情,直到完全體會。

1. 世界充滿有待解決的新奇問題
成為駭客的過程充滿樂趣,但是這種樂趣是大量努力換來的,而努力需要動機。成功運動明星的動機,在於達成目標後,身體所獲致的生理滿足;這促使他們不斷嘗試超越自己的體能極限。同樣的道理,要成為駭客,你必須懂得享受解決問題之後的成就感,並以此為磨練技巧、訓練心智的基本動機。

如果你天生就不是能感受這種動機的人,那麼,你必須想辦法訓練自己成為這種人,唯有如此才能成為駭客。否則,你會發現你的研究熱誠會被其它誘惑摧毀殆盡,像是性、金錢、與社會地位。

(你也必須培養對自己學習能力的信心。你必須相信,即使不知道解決問題所需的全部知識,但如果能搞定其中一部份並從中學習,你將有足夠的線索解決下一個部份,持續下去,直到完全搞定。)

2. 沒有問題應該被解決兩次
有創意的大腦,是有限的珍貴資源,當你有許多新奇問題等待解決時,不應該將浪費腦力去重新發明輪子。

要成為駭客,你必須相信其他駭客的思考時間也非常可貴,懂得利用別人的成就來解決問題,而不要反覆地重新解決舊問題。相對地,在你解決問題之後,公開解法,與別人分享心得,是你的道義責任。如果你的成就是建立在別人的基礎上,那麼,你的成就也應該成為別人的基礎。

(你可以不認同你有義務奉獻你全部的創意成就,雖然正牌駭客確實會這樣做,並以此贏得其他駭客的尊敬。所有人都一樣,銷售你的創意產品,使你能養活你自己、房屋、與電腦,並不違背駭客價值。運用你的駭客技術來養家活口,或甚至致富,很好。但是在你收取權利金時,別忘記遵守駭客守則。)

3. 無聊與苦工是罪惡
駭客(以及一般有創意的人們)不應該無聊到做一些愚蠢的重覆性工作。因為發生這種事情時,表示他們不是正在做他們唯一應該做的事 - 解決新問題。對任何人而言,做苦工絕對是浪費精力。因此,無聊與苦工不只是令人不悅,實際上還是一種罪惡。

要成為有格調的駭客,你必須深信,任何無聊事都可以被自動化,這不僅解決你的問題,也幫所有其他人(特別是其他駭客)找到解脫。

(凡事都有例外,包括做苦工。駭客們有時候也會做一些似乎是重覆性的工作,或是旁人認為窮極無聊的舉動,但是他們可能是在琢磨練習,理清思路,體驗不親自動手無法理解的經驗。然而,這是個人的選擇,沒有人應該被迫體驗無聊。)

4. 自由至上
反威權主義(anti-authoritarian)是駭客的天性。如果有任何人能夠以威權手段命令你,迫使你停止解決你認為非常有意義的問題,他們通常會發現這樣做實在很蠢。所以,每當你發現威權心態,就必須使其成為過去,以免讓這種要不得的心態扼殺你 - 以及其他駭客。

(這不同於反抗所有權威(authority),畢竟兒童必須受到引導,而罪犯也必須受到拘束。如果遵守命令所付出的代價,確實可以讓駭客得到更多收穫,那麼駭客或許會願意接受某種形式的權威,但這是極限、理性的妥協。那種要求人性服從的威權主義,所要的不是貢獻。威權主義盛行於風紀與保密人員。他們不相信「自願合作」與「資訊分享」這種事,他們只喜歡他們能夠控制的「合作」。因此,要成為駭客,你必須對幾種人培養戒心,包括考紀人員、保密人員、有暴力傾向的人、以及意圖欺瞞操縱要員的人。而且你必須願意為信仰付諸行動。)

5. 心態是無可替代的才華
要成為駭客,你必須培養某些心態。但是單獨養成一種心態,並不能使你成為駭客,任何比這更多的美德,將使你成為冠軍選手或搖滾巨星。要成為一位駭客,需要用智慧、練習、奉獻與努力工作的代價去換得。

因此,你必須學會懷疑心態,並尊重每一種才華。駭客不會浪費提問人的時間,他們崇拜才華 - 特別是 hacking(解決問題)的才華。普遍來講,任何種類的才華都是好的;只有少數人才有的特殊才華,只能算是好的才華。涉及敏銳心智、技藝、專業、專注的實務技能,是最好的才華。

如果你敬重才華,那麼,在你自己培養才華的過程中,將會享受到無比的樂趣。努力與奉獻會成為一種玩樂,而不是做苦工。心態對於駭客的養成至關重要。

-作者 Eric S. Raymond


註:完整文章可在 http://www.tuxedo.org/~esr/faqs/hacker-howto.html 與《The Cathedral and the Bazaar》(O'Reilly 出版)這本書的附錄找到。

Eric S. Raymond 是《New Hacker's Dictionary》的作者,一本以 The Jargon File 為底稿的書。對於推廣 Open Source 運動致為重要的《Cathedral and the Bazaar》,也是出於他的手筆。本文《What is a hacker?》節錄自他在 1996 年發表的論文,Raymond 勸告駭客應該致力於靈巧地解決有趣的問題,而這也是 O'Reilly 新的《駭客系列》叢書的構想之一。

| 首頁 | 聯絡我們 |
© 2009, O'Reilly Media, Inc. Taiwan Branch